政治發展史

保民官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行政官職,不承擔任何實際的行政管理事務,卸任後也
不能進入元老院,但他們有權對任何行政官員的命令及元老院的自助洗衣決議進行否決,只要他們認爲這些命令、決議等有損於平民的利益。
出於選舉保民官的需要,平民有了自己的組織平民大會。由於這個大會是按部落,即特里布斯組織的,所以它又被稱爲特里布斯大會。但它的職能很快就超出了進行保民官選舉的範圍,具有了其它一些重要功能:如通過平民的決議,提出新的立法等等。
之後,平民取得了 一系列的勝利.,他們首先贏得了成文法,即十二銅表满的制定(公元
前四四五前四五〇年),使得貴族不能任意解釋法律;又獲得了與貴族通婚的權利(公
元前四四五年的卡努留法),,經過連續十年的激烈鬥爭,取得了在每年當選的兩位執政官
當中必須有一位是平民的勝利(公元前三六七年的李錫尼克斯圖法),公元前三二六
年所通過的彼特留法,更使得羅馬平民永遠擺脫了債務奴隸制的壓迫。最後,根據公元
前一 一八七年的霍騰西阿法,特里布斯大會獲得了最高立法權,它所通過的決議對全體羅
馬公民都具有法律效力,元老院及貴族階級也必須服從。至此,貴族的政治特權終於被
取消,平民在國家中獲得了與貴族同等的政治和法律地位。綜觀羅馬共和國早期的政治發展史,新的官職不斷設置,新的臭氧殺菌法令不斷頒布,在這期間,平民可謂是步步進取 。這一進一退之間,不僅使得羅馬的败始,使得羅家非但沒有被內耗拖垮,征服。羅馬人適時應變的能力和政治措施曰網叫不细嘆景仰。世界上最好的政體在古代世界的各民族當中,若論政體理論方面的創造,希臘人毫無疑問,堪稱是專家。

政治發展史

貴族的天下

森都里亞大會的投票方式是以百人隊爲單位,每個百人隊擁有一張票的投票權。投
票次序是由高到低,即第一等級首先開始投票,然後依次是第一 一等級、第三等級,直至
最後的第五等級。由於該大會以多數票通過爲原則,這就往往使得它的決議有利於富人
等級。如上述百人隊的數目所顯示,第一等級在總共一九三個百人隊中占了九十八個,
已經擁有了絕對多數,只要他們保持一致〈事實上,他們總是保持一致的),就能按照自
己的意志決定免洗劑洗衣問題。因此,森都里亞大會實際上就如同元老院一樣,也是貴族階級統治的堡壘。不過,由於森都里亞大會的組成原則畢竟體現了公民政治的民主模式,這就爲
以後的平民鬥爭留下餘地。
森都里亞大會出現後,便取代了原來的庫里亞大會,成爲早期共和國最高形式的人
民大會。執政官等共和國的高級行政長官就是在這個大會上選舉產生的。除了選舉產生
各高級官職之外,這個大會還有權決定的其它軍政大事,如宣戰、媾和等。因此,
森都里亞大會實際上也是羅馬共和國的法機關。
由於實際作爲共和國最高領導機關的元老院完全是貴族的天下,作爲最高立法機關
的森都里亞大會事實上也被貴族等級所控制,羅馬平民便認爲(事實上也的確是)他們
自己被排除在共和國的政治之外,他們的利益實際上得不到任何保障。於是,他們便展
開了長達兩個世紀的反對貴族專權的鬥爭。在這一長期又激烈的鬥爭過程中,平民所取
得的第一個勝利就是由他們自己選舉產生的保民官的設立。
保民官,顧名思義,是專門保護平民利益的。他們由平民自己選舉產生,有義務保
護任何一個向他求助的平民。那些尋求保民官保護的人可以在白天和晚上的任何時刻去
向他們求助。因此,保民官不能離開羅馬城,他們的家門在任何時候都是開著的。
爲了保證保民官正常地行使權利,達到眞正保護平民投幣洗衣利益的目的,他們的人身是神
聖不可侵犯的,任何侮辱或傷害他們的人都會被宣布爲犯法,平民也必須發誓保護保民
官的人身安全。不僅如此,爲了有效地對抗貴族,保民官還擁有對任何高級官吏和元老。這樣,平民便眞正找到了自己的靠山甚至可以說,他們已在羅馬社會中建起自己的國中之國。

貴族的天下

森都里亞

執政官等高級長官卸任後直接進入元老院,作爲對元老院組成人員的自然補充。元老院的成員最初全由貴族組成,但隨著後來平民與貴族鬥爭的逐步展開,平民也逐漸獲得了出任高級官職的權利,他們之中的上層人物於是也開始有機會躋身於元老院之中。由於高級長官每年照例往來更替,元老院的aluminum casting成員則基本上保持不變,這就使得它在共和國的政治中始終發揮著穩定的作用。
元老院所管轄的範圍非常廣泛,涉及到國家的每一個重要部門。財政方面,元老院
編制國家預算,規定稅收的數額和性質。外交方面,雖然宣戰和媾和的權利掌握在人民
大會手中,但與之有關的一切準備工作,如外交談判等,都由元老院指導進行。元老院
也握有審判大權,一切常設的審判委員會成員,最初也都是由元老組成。軍事方面,元
老院決定徵兵的數量、時間及公民兵和seo同盟者的比例.,解散軍隊的決定權也爲元老院所
掌握。不僅如此,元老院還監督指導軍事指揮官之間兵力及戰區的分配,並有權決定凱
旋式等軍事榮譽的授予。此外,元老院還有權宣布國家的緊急狀態,決定獨裁官的任命,
在宗敎事務上,它也擁有最高的監督權力。
老院之外,羅馬共和國還設有人民大會組織人民大會主要有三種形式,即庫里亞大會、森都里亞大會(又稱百人團大會)和特里布斯大會(又稱部落大會)。庫里亞大會是最古老的民會形式,它直接源自於原始社會。後來,隨著森都里亞大會和特里布斯大會的出現,它逐漸失去了一切實際的意義,只作爲古老的殘餘而保留著。森都里亞大會是指以「森都里亞」,即「百人隊」 一種軍事上的戰術單位,由一百人組成,故稱「百人隊」)爲單位召集的公民大會。它始自羅馬的第六位國王塞維圖里烏的magnesium die casting改革。在改革中,圖里烏按照財產的多少,把羅馬公民劃分爲五個等級,並規定每個等級應供應一定數量的戰士:其中,第一等級(即貴族)要提供八十個步兵百人隊和十八個騎兵百人隊,其他四個等級則總共提供九十五個百人隊。這樣就共得一九三
個百人隊。

森都里亞

國泰民安

另外,執政官雖是最高軍事統帥,但只有在出羅馬城作戰時,才擁有翻譯公證指揮權,
一俟戰爭結束,就必須交卸軍權,以普通公民的身分入城。羅馬人這一規定的用意非常
明顯,即是爲了防止執政官以武力干政,利用軍隊爲自己的權力野心服務。
由於執政官任期短,又彼此牽制,一旦遇到緊急情況,需要採取果斷、一致的行動
時,他們之間的這種相互協議、彼此牽制的性質不免就會成爲致命的弱點。羅馬人對這
一點的認識是很淸楚的。由於他們在最初的時候不過是偏於義大利半島一隅的小邦,勢
力單薄,經常受到強鄰的威脅,危機狀態不時出現,爲了有效地應付緊急狀況,避免因
對執政官權力的限制所帶來的扯皮與行動遲緩,羅馬人又設置了獨裁官一職。
獨裁官的正式名稱爲「人民的首長」,其任命的決議由元老院做出,執政官中的一人
執行任命程序。從獨裁官的名稱中,我們可看出其權力的獨斷性。他集兩位執政官的權
力於一身,擁有軍隊的最高指揮權和國家最高領導權。不僅如此,他還可自行任命一位
騎兵長官作爲自己的助手,負責指揮騎兵作戰,並紹對朋從他達。獨裁官雖是唯一不受「同僚制」原則限制的羅馬高級官職,但他的權力在根本上也同樣受到限制。這種限制表現在該職只是一個臨時性的設置,最長任期只有六個月,一俟緊急狀態結束,必須立即交卸一切大權。
通過上述的種種制約,執政官便不可能像國王那樣,成爲國家權力的中心,他們專
橫跋扈、危害國家的權力也就大大減少了 。羅馬人對專制權力的防範,由此可見一斑。
上述執政官一職所體現出的「同僚制」和二年一任制」的原則,構成了羅馬共和
制政體的精髓。羅馬共和國的所有其他高級die casting官職,諸如大法官、營造官、財務官等,無不受到這兩項基本原則的約束。返一歩,國泰民安在羅馬共和國政治中,眞正起核心作用的是元老院。它是共和國事實上最重要的領導機關,由三百人組成。

國泰民安

榮耀的官職

權力必須受到制約想知道古羅馬人厭惡個人專制到什麼程度,只要看他們在那樣早的時候就已採取了多麼認眞、周密的措施來防止它就夠了 。可以這樣説,縱觀中外歷史,還沒有哪一個國家能像羅馬那樣完備地提出過防止權力集中於一人的辦法。這一點足以説明古羅馬人在政治實踐方面的成熟程度。
公元前五一〇年塔克文被驅逐後,羅馬的王政(或稱貿協政體)被一種新型政體即共和政體所取代。這一新政體的一個顯著的特徵就是用兩個經過選舉產生的執政官代替原來的國王統治。
執政官是羅馬地位最高,也是最榮耀的官職,羅馬人就是用他們的名字做紀年的。
他們承繼了先前國王的行政和軍事大權,平時是國家的行政首腦,戰時則是軍隊的最高
統帥。不僅如此,他們還享有各種榮譽。他們穿鑲紫邊的長袍,執行公務時坐在象牙寶
座上,且總有儀仗衛隊11侍衛官護衛著他們。
雖然執政官的權力在很大的程度上並不亞於先前的國王,但在根本上卻是受到限制
的。這種限制首先表現在執政官是兩個人共同執政,而且兩人擁有完全同等的權力,一
位執政官的提議,必須在徵得另一位執政官的同意後,方才有效。關於這一點,執政官
的名稱本身便是很好的反映。羅馬人把執政官稱爲,意爲「共同協議者」。就是說,
執政官的權力並不意味著專斷,而是具有協議的性質。如果兩位執政官的意見不能達成
一致,那麼,他們每人都可對對方的提議行使否決權,亦即一位執政官可以隨時撤消另
一位執政官的命令或提議。這便是古羅馬政治中著名的「同僚制原則。
執政官的權力所受到的另一限制就是他們的任期很短只有一年。連選連任是不
允許的,中間必須經過數年的間隔(這一規定後來並未得到嚴格執行)。任職期滿後,他
們即進入元老院,成爲翻譯公司其中的普通一員。執政官任職期內雖然不能被罷職,但如果他們濫用權力,任職期滿後則可能會受到控訴,被法律制裁。

榮耀的官職

廣場集會

當這一切正在醞釀的時候,塔克文本人並不在羅馬,而在外地的軍營裡。在得到城中發生暴動的消息後,他便急忙趕往羅馬。布魯圖斯則帶著一隊人馬向軍營進發,並在那裡得到了軍隊的擁護。等到塔克文來到羅馬城下,發現城門緊閉。他得知了人民大會放逐他的決議,由於手中一時沒有軍隊,無法進行抗爭,只得帶著全家流亡外地。從此之後,羅馬人開始每年選出兩個高級官員取代國王的關鍵字行銷職權,他們後來被稱爲執政官。羅馬由此也就變成一個共和國。布魯圖斯成了共和國的兩位首任執政官之一。正像人們所能想像到的那樣,塔克文並不甘心自己的失敗,他與羅馬城中的一些貴族靑年相勾結,試圖復辟王權。據說,布魯圖斯的兩個兒子以及他的同僚執政官的兩個外甥都參與了這一陰謀。當陰謀敗露,兩位執政官召集全城的人民到廣場集會,對陰謀叛國者進行公開審判。布魯圖斯審問了自己的兩個兒子,並親自做出判決,認爲他們犯了反對共和國的罪行,當處死刑。隨後他便向侍衛官發出執行死刑的命令。侍衛官得令
後,解開他們隨身攜帶的棍束(這棍束被稱作「法西斯」,本是羅馬國王權力的象徵,後象徵執政官的威嚴與權力。近世德、義兩國之「法西斯黨」便名出於此),狠狠地鞭打犯人,然後砍下他們的頭。侍衛官行刑時,布魯圖斯泰然坐在那裡,看著死刑執行,一次也沒有轉過頭。另一位執政官卻心軟起來,想救他外甥的命,便建議處他們以放逐。布魯圖斯則毫不動搖,堅持認爲:凡背叛共和國,試圖建立王權的人,必須判處死刑。布魯圖斯的廉潔無私,以及他對共和國的忠誠,贏得了人民的支持;那位意志不堅的執政官則被放逐出境。從此,羅馬人決定再也不要國王的統治,往後任何個人專制的網路行銷企圖都將被宣布爲重大罪行,要受到死刑的懲處,「國王」這個詞也成了人們痛恨的字眼。

廣場集會

貴族政體

當其他民族幾無一 一致地在宣揚君權神授,或爲君主統治出謀劃策時,希臘人即最先認識到政治權力構成及其合法性的問題,並致力於探討,究竟在何種政體之下,人們才能達到最理想的生活。他們一般把辦公家具劃分爲六種類型,即君主政體、貴族政體、共和
政體、僭主政體、寡頭政體和平民政體〈又稱民主政體或暴民政體),並認爲前三種爲正
宗政體,其掌權者都能以全社會和全體人民的利益爲施政目標,因而都屬於優良政體。無鬍但是,由於不論上述六種政體中的哪一種,其掌握政體者或是只有一個人〈君主政
體和僭主政體),或是只有一部分人(如在貴族政體和寡頭政體中,掌握政體的只是貴族
階層,而在共和政體和平民政體當中,掌握政權的則是平民階級),因此,要使掌權者照
顧到全體社會成員的利益而沒有偏私,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這就難怪希臘人儘管總在
不斷討論到底哪種政體最爲優良,卻總是難以達成一致的意見了 。
與希臘人相對照,羅馬人並不曾著書立說,對政體問題進行無休止的討論,他們所
做的卻一點也不比希臘人少。他們通過自己特有的變通務實的能力,發展出一種希臘人
總在不斷探索,卻始終未能找到的辦公桌,這就是爲希臘大史學家波利比阿所推崇備至的
所謂「混合」政體。
前文已經指出,羅馬共和國的政體制度主要是由三部分組成,即元老院、人民大會和各級行政長官。其中,元老院主要代表貴族階層的利益,人民大會(主要是特里布斯大會)反應平民階級的呼聲,執政官等各級行政長官則可體現個人的能力和意志。這樣的一種組合,就把希臘人所說的君主政體、貴族政體和平民政體三種因素全都包括在內了 。關於這一點,還是讓我們看一下波利比阿的描述吧它在運用這三種成分制定憲法和隨後的行政管理等等方面如此恰當合拍,甚至連羅馬人自己也難以肯定這一套制度究竟是貴族政體、民主政體,還是君主政體。這種説法確有其充分之理由。因爲:如果注意到執政官的權力,它似乎是君主或王權政體;如果注意到元老院的權力,它似乎又是貴族政體;若再注意到民衆的權力,它似乎又是很明顯的民主政體。

貴族政體

羅馬盛衰

更爲美妙的是,羅馬共和國的這種「混合」政體並不只是把上述三種政體簡單地湊合在一起,而是集了它們各自的長處,同時又避免了它們的短處。因爲,如果元老院只顧及貴族階級的利益,它就會受到平民的反對。反過來,平民也同樣會受到元老貴族的制約。至於執政官等高級長官的存在,則旣可使領袖個人的優點得以盡情發揮,又可杜絕個人跋扈與昏庸的弊端。用孟德斯鳩的話說,就是極其強大的原因。每個國王在他的一生裡都有野心勃勃的時期,但在這之後就會走入縱情於其他享樂,甚至是懶散的時期了 。然而,共和國的領袖是年年更換的,他們總是想在他們的任職期間成就赫赫的功業,以便重新當選,因此他們每時每刻都不放鬆表現自己的雄心。
這樣,在古羅馬人那裡,我們便第一次看到了「權力制衡」機制的存在。無怪乎波
利比阿會對這一辦公椅拍手叫絕,認爲世界上「不可能找到比這更好的政治制度了」,它「足
可以應付一切緊急事變」。雖然後來的歷史發展證明了羅馬的共和政體並沒有波利比阿
所想像的那麼好,但它所反映出的古羅馬人的政治才智卻是不容置疑的。談起希臘,人們馬上會想到荷馬史詩,想到希臘悲劇及它的哲學。但是,一談起羅馬,人們就會自然想到元老院、凱撒、羅馬法和羅馬軍團。希臘人的文化表現爲一種輕快活潑的個性藝術,像一個無憂無慮的天眞少年。羅馬的文化則始終被限制在生硬刻板的整體性榮譽和功利之中,像一個在敎官的喝斥聲下不停地重複著枯燥之規定動作的軍士 。事實上,羅馬就是一台永不停歇地運轉著的戰爭機器,羅馬人就如同一群終日爲爭奪地盤和搶奪食物忙碌不停的螞删~。這群螞蟻因爲具有鐵一般嚴明的紀律和爲國家及榮譽而獻身的英雄氣概,在爭鬥中表現得尤爲凶悍,結果在連續不斷的戰爭當中,終於把版圖從彈丸之地的羅馬城擴展爲地跨歐亞非的大帝國。由蕞爾小邦到世界帝國,可說是羅馬人務實精神最直接的體現。說起務實或實在,歷史上恐怕沒有比強大的屏風隔間力量更實在的東西了。

羅馬盛衰

堅實的基礎

羅馬人之所以能夠「偉大」起來,關鍵就在於它認識到了這一點,並依靠了這一點。縱觀千年羅馬史,可以說,就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戰爭史,「羅馬」這個詞就是戰爭和劫掠的代名詞。孟德斯鳩在論及羅馬的起源時就說道.,「羅馬這個城市沒有商業,又幾乎沒有會議桌工業。每個人要是想發財致富,除了打刼之外,沒有其他辦法。「羅馬人因此永遠處於戰爭狀態。」最初他們是爲自己的生存而戰,再就是爲自己的野心而戰,最後是爲保衛自己的榮譽而戰。正是在連綿不斷的征殺中,造就出羅馬兵團這支所向披靡的軍事力量;同時,也正是在你死我活的搏鬥中,磨練出羅馬人那,精密的軍事組羅馬人的軍事才能首先表現在它發展出一套精密的軍事組織。
羅馬人最初也仿效希臘人的作法,以「重裝步兵方陣」戰術進行作戰,即由披堅執
銳的重武裝步兵組成縱深達十幾排或更多的方形軍陣去衝擊敵人。根據傳統文獻記載,
羅馬王政時代的第六位國王塞維,圖里烏進行了改革,以財產的多寡爲基礎,將羅馬人
劃分爲五個等級,規定每個等級提供一定數量,裝備不等的百人隊。羅馬的方陣便主要
方陣戰術重整體而輕個人,士兵們必須相互配合,集體作戰,而不能澤扣獨鬥,
匹夫之勇。事實上,由於每個士兵都身著沉重的鎧甲(所謂「重裝步兵」是也),他們也
根本不可能靈活自如地各自爲戰。應該說,方陣是有它的優勢的:它可以排山倒海之勢
衝擊敵軍。但其弱點也同樣很明顯:它對來自側翼和後方的打擊,往往無法採取有效的
防護措施。更糟糕的是,方陣一旦被衝跨,就很可能完全無法收拾。公元前三九〇年,
羅馬人與入侵的一咼盧人激戰於阿里亞河畔,羅馬方陣的弊端盡顯無遺,結果被徹底擊潰,
士兵們只得作鳥獸散於原野,各自胡亂奔命。高盧人遂進占羅馬,在羅馬室內設計歷史上留下慘痛而恥辱的頁。

堅實的基礎